u诚博娱乐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醉在姑苏酒诗中
2007-03-07 14:47:43   来源: 《华夏酒报》   作者:苏汉章   评论:0

     姑苏,这块有2500多年历史的“人间天堂”,山之秀,一百二十八名寺,钟磬万籁。水之美,小桥流水,人皆枕河。物之丰,货物衍积,水陆两旺。人之杰,精彦英才,繁星闪烁。这块得天独厚而又美丽富饶的土地上,世代姑苏人在创造物质文明的同时,也创造了灿烂的吴文化。姑苏酒诗就是以其丰富的内涵,沁人心脾的诗篇而成为吴文化中的一颗明珠。
     文人历来与酒有缘,以酒做载体,历代名人的妙诗美赋如小糟滴出珍珠,传万里溢香。唐代白居易在《宿湖中》诗:“幸无案牍何妨醉,纵有笙歌不废吟。十只画船何处宿,洞庭山脚太湖心。”白居易在任苏州刺史时,每逢旬假总要放下案牍,乘画舫,笙歌吟诗,饮酒寄怀,一醉方休。宋范成大《朝中措》诗中:“系船沽酒碧帘坊,酒满胜鹅黄。醉后西园入梦,东风柳色花香。”这位生于吴都,辞官返乡隐居石湖的南宋诗人,把自己作为老百姓的一员,晚年人生爱晚晴。元代倪瓒在《烟雨中过石湖六绝》诗中:“载酒曾经此行乐,卧乘江月卧吹箫。”这位画家,诗人终生不做官,拒交权贵,远离世俗,隐居太湖山林间有二十年之久,与山林为友,湖泊为伴,赋诗作画,饮酒自乐以解怨愁。明代,吴中四才子,文徵明在《石湖泛月》诗曰:“爱此陂塘静,扁舟夜不归。水兼天一色,秋于月争辉。浦近青山隐,沙明白鹭飞。坐来风满鬓,不觉露沾衣。”诗人秋游石湖,那大自然的美丽,白鹭亦飞宿于此,醉饮忘归的我,怎不感人生之乐也。李慈铭在《姑苏道中杂诗》中:“睡起耳中汝吴语,绿杨晓烟泊阊门。夜夜金阊载酒游,家家明月水边楼。”诗人乘舟游虎丘,途经阊门动听如歌的吴侬细语,人皆枕河的水域特色,如一幅美丽的画。姑苏酒诗,真是诗因酒雅,有桥洞里看月亮之感。
     姑苏有太湖水,“天堂”米,是酿美酒佳酿的物质基础。唐代白居易已有:“今宵醅浓吴米酿”之诗句。水是酒之血,米是酒之肉。白居易在《谢李苏州寄五酒》诗赞此酒:“倾如竹叶盈樽绿,饮作桃花上面红。”宋张简《醉憔歌》诗:“月里仙人不我嗔,特令下饮洞庭春。兴来一吸海水尽,却把珊瑚樵作薪。”把姑苏美酒洞庭春巧妙的融入诗中。宋梅尧臣《九月五日得姑苏谢士寄木兰堂官酿》诗:“言盛木兰露,酿酒瓮间清。木兰香未歇,玉盎贮华英。一饮为君醉,谁能解吾酲。”木兰酒因诗而飘香江浙。《三刻拍案惊奇》记载了:“上京三百酒”,此酒以百米,百水,百曲酿作,是苏州历史上最著名佳酿。王世贞《酒品前后二十绝》诗:“顾家酒似顾家妇……。嗣宗得醉纵需醉,未许狼籍春风眠。”因此酒为顾氏所酿,又名“顾氏三白”。在一九一五年巴拿马博览会上,吴县钱兴义所产各种酒荣获金奖,王济美的玫瑰酒及太仓县万金裕所产玫瑰桂花露酒荣获银奖,更展示姑苏酒质量的优良上乘,品种的增多。姑苏酒因诗而香,琼浆玉液暖胸怀,醉卧小舟听吴歌。
     姑苏人俗多义理,民风习俗,岁时节令,以酒抒发情怀,享自然之乐趣,品多变的人生。
 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清袁景澜《吴郡岁华纪丽》把姑苏一年四季重大节令饮酒的习俗紧紧陶熔在生活中,使苏州的酒文化更显地方特色。年节酒,冬至酒,围炉饯腊的特有风气如五音繁会。“年节酒”为元旦后,戚者友递相邀饮,至元宵节止。蔡云《吴歙》云:“大年朝过小年朝,春酒春盘互见招。近日款宾仪数简,点茶无复枣花桃。”范来宗《留日》诗:“柏酒初开排日饮,辛盘速出隔年藏。”家家有宴,人间的世态炎凉为热闹的气氛所掩饰。十月的“冬至节”,姑苏人有冬至大如年之说。《清嘉禄》一书记有:“郡人最重冬至节,谓肥冬瘦年。”徐士宏《吴中竹枝词》:“相传冬至大如年,贺节纷纷衣帽鲜。”过冬至节人人饮冬酿酒是一道姑苏独特的风景线。吴郡冬酿酒清袁景澜在《酿酒》诗:“大缸小缸春拍拍,家家酿成十月白。白酒之白白如乳,开缸泼面春风起。”然旧时代酒席的欢宴如流水,泥郎醉笑在一瞬间,冬至进岁将临,又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寒冬腊月,田家多闲,邻曲相遇,围炉饯腊,烹羊酌酒,亦乡间一乐也。清袁景澜《围炉饯腊》诗:“空林翳晚烟,茅屋埋深雪。酒朋喜乍来,地炉火正没。饯腊唤桥,小酌坐成列。手足尽和柔,谈笑忘寒冽。”王粲弈在《围炉饯腊》诗:“岁晚各闲时,酒朋聚三五。安排骨拙炉,短筵列果脯。欢笑传杯觞,艰难说肺腑。”姑苏人这种俗繁节有喧,清嘉与奢华并存的风俗又是一个蕴涵丰富的饮食文化景观。
     在源远流长的苏州的酒文化中,诗与酒的有缘结合,充满着激情和活力。处在一个伟大时代的姑苏,诗中美酒更香,酒中诗更雅,时代气息更浓。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张怡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醉在姑苏酒诗中 上一篇:互助大曲甲天下
下一篇:酒饮微醺
诚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