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诚博娱乐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解读李清照
2007-12-14 07:11:52   来源: 《华夏酒报》   作者:涂俊杰   评论:0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歌声清丽,伤婉,仿佛发自天籁。她静静地坐在海边,恬静得如一泓清水,微风中 ,额发轻动,在夕阳的残辉中映出一张如此清雅的脸,高高的睿智的额头,深邃地透出淡淡的忧伤与沧桑的眸子。恬静的似柔水一般微微荡起的朱唇……她轻轻地叹了一声,微微蹙起两道柳眉,“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不经意的几个字从她嘴角轻轻滑出,深黯的海水微动,那是大海阔达的胸襟,深处的振颤,她的心胸如海,她的一生如水……
     清脆的笑声,飘得很远,她如清晨的阳光般灿烂。秋千上,白色的衣袂随风飘动,飘动……玩累了,她调皮的笑笑,懒懒地伸起纤纤素手拭汗,那时的她正如那娇瘦的花枝上颗颗娇翠的露珠。他就在这时走进她的生活。高大,英俊,有着阳光般的微笑和海洋般的深邃,她就在这一刻迷上了他,她羞红了脸,匆匆离去……
     他后来成了她的丈夫。她一生的依托与挚爱。他善诗,她工词。闲来无事,她填了一首《醉花阴》,写得很绝。他却有了搓泥巴小孩的倔脾气,即使输给自己最喜欢的小女孩也不可以。他一口气填了五十首《醉花阴》,最后,他很温柔地对妻说:“娘子是‘妙手着文章’,我甘拜下风。”有这样的妻子,他很自豪。她幸福地笑了。
     他是金石学家,游遍四海,她总是在他离开时守着一份相思,一份满足,虽是“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但另外透着一丝甜甜的温情。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金兵入侵,一切那么突然,突然得让她措手不及,一切又全在意料之中——这便是悲哀。她文章来源华夏酒报和他开始了他们的流浪生活,国破,家亡,猛然撞击着她那颗纯得从未被世事污染的脆弱的心。但,有他守着她,她依然满足。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大海,她在见到它的第一眼就被它的深邃和辽阔所征服。“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这是她从未见过的壮丽景象,她为之深深地陶醉了。这些天来,总觉得心里很压抑,沿路到处都是难民,到处都是鲜血,尸骨成堆。“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岳飞也曾和她此时一样凭栏而望,一股男儿的热血在她心里沸腾起来,她渴望自己也能像个热血男儿一样驰骋沙场。现实却那么残酷,残酷到“路有冻死骨”,残酷到“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如汉家,”更残酷的是,有人却“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我抱路长嗟日暮,学诗漫有惊人句。”她悲愤了,但更多的只有叹息。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她终究还是过了江东。历史不可能遂一位弱女子所愿。丈夫要出远门了,她默默地为他打理好行装。不想这竟是永别。她的天空在一夜间倒塌,他是她的生命,他是她的一切。她可以忍受国破之痛,家亡之衰,但她不能忍受他的离世而去。命运对她是何等的不公!以后的日子,只剩了孤独柔弱的她,在乱世间沉浮。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滴雨的夜晚,她总是一个人孤独地坐在窗前,听着那冷雨无情地敲打着梧桐,听着那寒风残酷的吹落了海棠花,她喜欢屋檐下那双燕子,如今只剩下一首《孤雁儿》与她形影相吊……
     很久了,她很久没听见自己笑了,她少了很多,少了天真与幼稚,她也多了许多,多了成熟与沧桑,她也保留了许多,保留了那永远清高的心。
     命运,把所有的不公洒到这位弱女子身上。历史,却永远记住了一个光辉的名字——李清照。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张怡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解读李清照 上一篇:鹤城“酒仙”的苦辣酸甜
下一篇:华佗说酒
诚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