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诚博娱乐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沙河王“联姻”嘉德莱,“引狼入室”还是“关门打狗”?
2015-12-21 10:24:19   来源:   评论:0

  一些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只注重一时“政绩”、屡降门槛,减税让利,毫不设防;致使一些投资商短期内得到实惠后丢下烂摊子就“拍拍屁股走人”,最后地方政府陷入尴尬局面……

  与浙江嘉德莱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实现“联姻”。
 
  2007年7月嘉得莱集团以7200万元的价格如愿入主“沙河王”,成为这家曾经占据界首市财政半壁江山的知名企业的新东家。

  然而,好景不长。2008年4月,因为浙江嘉德莱公司违反产权转让协议中禁止性条款,双方决裂。

  安徽省界首市政府以嘉德莱集团违反《产权交易合同》为由,将嘉德莱起诉至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解除产权交易合同,并派出监察组接管企业。

  2009年5月,阜阳市中院作出判决,解除安徽沙河王酒厂破产管理人与浙江嘉德莱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产权交易合同》;判处嘉德莱集团支付沙河王酒厂破产管理人违约金720万元。目前,嘉德莱已提出上诉。

  但是,由于浙江嘉德莱违反产权协议进行了产权转让,这样的转让行为和受让方的权益是否受到保护,又引发了新的纷争,使这场因招商引发的纠纷还在持续升温。

  “引狼入室”还是“关门打狗”

  沙河王酒厂与共和国同龄,是一家国有大型企业。2006年,沙河王酒厂宣布破产后,界首市政府到浙江招商。当年,浙江嘉德莱开始租赁沙河王酒厂。通过一年的“试婚”后,2007年7月31日,经安徽省产权交易中心公开挂牌出让,浙江嘉得莱集团以7200万元竞得沙河王酒厂。

  “可是期望嘉德莱复兴酒厂的愿望很快落了空。”被聘任在中层岗位上的原沙河王酒厂的员工说,2008年春节过后不久,先是杭州的法院来查封,才知道嘉德莱把产权给转让了;接着得知,厂区的土地也被转让了;紧接着,一些经销商来拉酒,说已付了预付款……

  “出于稳定考虑,在产权交易时双方进行了一些禁止性约定。《产权交易合同》约定嘉德莱继续从事安徽省沙河王酒厂的主营业务,不改商标、不以任何形式淡化或弱化商标。受让成功后,三年内用"沙河"系列白酒市场运作和品牌打造资金不低于一亿元人民币。而且,五年内不得整体或变相整体转让受让资产,五年后若确需转让,须经界首市政府批准同意。”界首市市委书记(时任市长)刘玉建说。

  浙江嘉德莱方面相关人士承认,当时沙河王酒厂还有2万吨基酒,1吨价值在3万元左右。这样一折算当初受让价格不高。所以在转让协议上,界首政府特意加了这些规定,嘉德莱公司表示认可。

  2008年4月23日,安徽省沙河王酒厂破产管理人以嘉德莱集团违反《产权交易合同》约定,擅自转让股权等理由,要求解除产权交易合同。一纸诉状将浙江嘉德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起诉至阜阳市中院。经法院审理认定,浙江嘉德莱违法协议规定并未经界首市人民政府同意,大量转移的资产包括:2008年3月,嘉得莱集团将沙河王酒厂本部52.17亩土地,以总价2347.7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安徽诚鑫置业有限公司和朱晅。2008年3月15日,擅自以1500万元低价将安徽沙河王酒业有限公司股份中75%的股权转让给杭州福恒贸易有限公司。2008年4月,嘉得莱将沙河王酒业注册资本6600万元的60%和40%分别重复转让给李延刚和姜杰。

  浙江嘉德莱解释说,产权转让实则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是不得已而为之。界首市政府派驻监察组接管企业,是严重的违法,侵犯了民企的法人权益。随后,沙河王酒业被查逃税3325万余元,派驻企业负责人被判刑,并处罚金1.1亿元。高额的逃税罚金等于是把客商的投资变相截留,这样的招商行为就是“关门打狗”。

  “嘉德莱违反协议规定进行的转让,应当不受法律保护,受让者只能向嘉德莱主张权利。”现驻沙河王酒厂监管组负责人、安徽沙河王酒厂破产管理人负责人黄广安说,嘉德莱将股权重复转让给姜杰、李延刚,两人都是其聘请员工,且不支付任何资金,其目的非常明显。

  设好法律保护网堵住投机商

  “截至2008年3月末,除姜杰、李延刚的6600万元股权转让外,嘉德莱通过拆借、卖地、转让知识产权、抽调资金等方式,抽回资金共计7424.02万元,形成新生债务3250.95万元。嘉得莱竟然一直不运行曲酒生产,导致沙河王酒厂5000多条发酵池闲置、老化,反消耗了700多吨曲酒。”界首市委常委、副市长贾光明说,这是一次令人痛心的招商,投资者完全是利用落后地区朴素的招商引资心理在进行投机。

  而这正是当前招商引资中不断发生的投机行为的一个缩影。由于招商引资实际上已经成为各地发展经济的重要载体,全国各地争夺投资者的招商可以说近乎白热化。“门槛一降再降、成本一减再减、空间一让再让”助长了一些心术不正的投资者的暴富心理,加上一些地方的招商引资走了调,只注重一时的“政绩”、“业绩”,促成一些投资商短期内得到实惠后丢下烂摊子就“拍拍屁股走人”,导致地方政府陷入尴尬局面。

  安徽省社科院研究员胡从发说,当前一些地方招商引资是胡子眉毛一把抓,乱象重生,引狼入室者有之,关门打狗者有之,造成官司不断,稳定问题不断。尤其是一些不良投机者利用中西部地区招商心切,大肆投机,严重伤害了这些地方干部群众的感情。

  “我们恨不得把投资商天天捧着,供起来,结果还是防不胜防,真是感到很无奈。”界首市市长李磊说,要不是界首市在产权交易中预先设置了法律保护层,后果不堪设想。

  安徽省律协常务理事、安徽华人律师事务所主任韦文津认为,界首市在酒厂产权交易时首先对投资者的资金投入、资产转让设置了条件和保护期,并且根据破产法的相关规定,不撤销破产管理人,让管理人监督协议的执行,使得在出现纠纷时能及时作为主体进行诉讼。从源头建立招商引资的法律保护层,防备投资商的投机行为,对地方招商引资是有益的借鉴。

  胡从发建议,招商引资,不能因为来了客商就昏了头,不顾法律地简化手续;一定要设好法律保护网,让投机者钻不到空子。

编辑:乐怡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商品条码能否禁住“进场费”
下一篇:白酒u诚博娱乐逆市上扬 半年报业绩好到让人吃惊
诚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