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诚博娱乐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从来诗酒不分家
2015-12-30 11:39:43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李国锋   评论:0

    形式多样、体裁纷繁的中国文学载体,深刻地展现了中国酒文化的独特魅力,形成了一部形象描绘的中华酒文化史。而内容深厚、外延广泛的中国酒文化,为中国文学创作增添了不可或缺、浓郁深厚的神采。因酒而产生的趣闻轶事,因酒而激发创作的传世佳作,大量见于古今史书、笔记、散文、传记、小说、传奇、诗歌等各种文学体裁中,可谓“无酒不成书”。古贝春作为有着悠久历史的老厂,也和文人墨客有着不解之缘,其中最著名的要数臧克家老人了。   “世纪诗翁”赞誉古贝春   在我的照片资料当中,有一张臧克家老人和张子文书记的合影,尽管是黑白照,但还是掩不住臧老清瘦而慈祥的笑容。这是1984年张子文书记进京拜访臧老时的留影。   1984年春天,《当代》杂志社编辑王建国来武城酒厂采风。就餐时,王编辑谈到他正给臧克家组编诗集的事,引起了武城酒厂党支部书记张子文的注意。张子文赞道:“老诗人的诗写得可真好啊!”王编辑问他读过臧老的什么名篇?张子文说:“上世纪50年代末,我在聊城干校读文化补习班,中学语文课本上就学了臧老的两首诗,一首《老马》,一首《有的人》。”   王编辑问:“还能记住课文名句吗?”张子文道:“有些还能背得上来。”说着,便脱口背诵:“《老马》,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它把头沉重地垂下……这刻不知下刻的命,它有泪只往心里咽。……《有的人》,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骑在人民头上的,人民把他摔垮。给人民做牛马的,人民永远记住他!”王建国愣愣地望着土里土气的张子文,感到很吃惊,说:“没想到古贝春老板竟是臧老诗歌的忠诚读者。等我回京告诉他,他定会非常高兴。”张子文说:“臧老的诗写到穷人心里去了,所以才记忆深刻。不过,我希望的是,你给臧老带点古贝春尝尝,还要劳驾老人家给古贝春题首酒后诗呀!”王建国道:“没有问题,此事就包在我身上了。”张子文兴奋地举起酒杯,一连敬了王编辑三杯酒。   同年夏日,北京一座精致的四合院里,花木葱茏。正房大客厅里,王建国带领张子文拜见臧克家,两人握手问候,一见如故。臧老热情而又风趣地说:“有道是,诗酒同源。你老张酿酒,我老臧写诗,今天走到一起来了,诗酒一家呀!”三人哄堂大笑。张子文说:“臧老的诗早已名满天下,可我老张酿的古贝春酒还仅是‘初出茅庐’哇!”臧老道:“不,盛世兴诗酒,你们是应天时而行事的。你托建国同志捎来的酒我品尝过了,质量蛮不错的。如果努力干下去,古贝春定能成就大业。”三人谈笑风生。   谈到为古贝春作诗的事,臧老说:“作诗好说。人家都说‘诗以酒成’,可惜我年事已高,不胜酒力了,且又才学不及,恐怕是写不出李白、苏轼、陶渊明那种酒诗的。”张子文忙说:“臧老谦虚了!”臧老边起身边诙谐地说:“老张和王编辑给我布置的作业,看来今天就得交卷了。”藏老来到案前,轻舒宣纸,提笔蘸墨,略一沉思,写下一首七言律诗:“从来诗酒不分家,美酿兰陵李白夸。古贝春醪我欲醉,名牌当代属十佳。”   情系桑梓,恒心有成   提起桑恒昌,古贝春人都感到熟悉和亲近,因为他是武城人,又满怀激情创作了那么多礼赞“古贝春”和古贝春人的诗词。   桑恒昌的诗歌创作取得了辉煌的成果。尤其那册感天动地、催人泪下的《桑恒昌怀亲诗》一问世,很快名冠神州,享誉海外。被诗评家赞为“古今中外里程碑式”、“领了天下风骚的杰作”,被史学家定格为“臧克家早期的现代都市诗、贺敬之建国后的政治抒情诗、桑恒昌新时期的意象抒情诗”。桑恒昌成了中国现代诗歌创新的领军人物。   2014年5月6日,山东电视台“山东人”栏目在古贝春公司“桑恒昌诗苑”前录制。古贝春人对桑恒昌很熟悉,早早就来到录制现场。该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周晓峰也应邀做客,并深情回忆起桑恒昌和古贝春的往事。   1984年桑恒昌与柯岩、塞风、王希坚等一批诗文大家来武城酒厂采风,桑恒昌激情抒怀曰:“看一眼古贝春,先醉了三分,故乡的酒情一样浓,故乡的情酒一样醇。尽情地饮吧,古贝春,醉人不醉心。”此次诗人们赞颂古贝春的作品,过后在《黄河诗报》发了一个专版。   1986年,《黄河诗报》在济南南郊宾馆举行创刊一周年庆祝活动,张子文携古贝春酒到会祝贺。午餐开始,桑恒昌趁机为古贝春做宣传:古贝春纯粮酿造,确实好喝。但常饮易得顽症——致癌。张子文坐不住了,示意他停止宣传。桑恒昌却接着说:“得什么癌?得长寿癌。大家喝古贝春,都长寿!”包袱一抖开,全场一片掌声,张子文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1997年7月8日,古贝春的创始人张子文病逝了,桑恒昌冒着酷暑赶来吊唁。他流泪赋诗《送张子文兄西行》:“泪眼看你似真似幻又幻又真,你的嘴微张,仿佛发出声音;最后再讲一个故事吗?你的话,常道出生活的辣、生命的沉;你是一位不曾写诗的诗人,你是一位没打过仗的将军,你是武城胸前一枚最大的勋章,而你的勋章是流芳百代的古贝春;上次来看你,你五尺之躯,瘦得只剩下骨头,这次来送你,你一把骨头,瘦得只剩下灵魂。”此首深沉悲怆、震撼心灵的诗,是桑恒昌倾心竭力讴歌故乡人丰功伟绩的绝唱。   1996年初,周晓峰临危受命,任古贝春公司总经理。桑恒昌心系古贝春,曾多次临厂,或造访、或给职工写作者授课、或赋诗咏怀。   1998年1月,桑恒昌参观了古贝春现代化的灌装车间,给《古贝春报》留下“致古贝春酒瓶”诗一首:“任凭你守口如瓶,有何用又有何益,撬开你的牙齿,倾出全部诱人的秘密;没人说你是叛徒,听任废品收购人的指点,潜入武城酒厂,洗礼后,再装一肚子诗情画意;如果碎了,就装进平炉,重塑自己,只是,不要让我们等得太急!”   时间久了,诗人对故乡、对古贝春及古贝春人,充满着思念之情。在这缕缕的思念中,也饱含着殷殷的鞭策、赞许和希冀。2007年金秋的一天,公司就收到了他题为《写给好友周晓峰》的诗:“不需要回忆,我也能清楚地想起,三生有幸的缘分,怎样把我们连在一起;从不贪图一己之利,只用心握住彼此的友谊,考验并非都需要时间,相隔远近都不是距离;不用解读你的掌纹,也了然你长路的崎岖,这双手既敢伸在阳光下,又敢握在风雨里;无论站在时间的哪里,结束又都是开始,时间无语却把一切,留在它的流动里;我们曾用长牙的脚,一步一步啃过来,我们再用脚上剩下的牙,一步一步啃下去。”   2011年3月,为纪念桑恒昌的诗歌成就,古贝春公司在酒文化馆前开工建设了“桑恒昌诗苑”,同年7月竣工。园林共有100块形态各异的观赏石,错落有致地镶嵌在绿意葱茏的古贝春文化园中。每块石头上,都精心雕刻着桑恒昌的经典名句、名篇,涵盖了其50年诗歌创作的精品和力作,包括亲情诗、乡情诗、爱情诗、理趣诗等多种类型,内容十分丰富。碑文均由于太昌、张同吾、娄以中、杜显振、白金海等书法家书写。诗苑碑林将诗歌之美、奇石之美、书法之美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打造了中国诗歌领域的一个奇迹,成为中国诗坛一道瑰丽的景观。   两位文坛大家的故事只是古贝春与文学界名人交往的一个缩影,事实上,众多重量级的文坛名家对古贝春都有过各种形式的歌颂或鞭策。   比如,著名国学大师任继愈的“人以才名重,泉同诗酒清”,著名国学大师南怀瑾的“奋进”,著名国学大师文怀沙的“酣歌传世上,笑语落人间”,中国作协副主席邓友梅题词的“玉液琼浆古贝春”,中国诗歌学会秘书长、著名文学评论家张同吾题词的“含融唐宋古韵,飘荡时代春风”,著名诗人、剧作家贺敬之为《古贝春诗词选》题词的“慷慨赋新章”,著名作家、北京语言大学教授梁晓声来公司采风并题词的“仙风泉韵”等等。 编辑:闫秀梅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诗酒 古贝春 上一篇:童话酒乡阿尔萨斯
下一篇:浓烈楚风习习而来
诚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