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诚博娱乐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说不尽的铁观音
2017-11-15 16:18:30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廖伏树   




 
铁观音只是茶 她是一棵伟大的植物,发祥于千年古邑安溪县,跻身于中国十大名茶和世界十大名茶之列。这棵伟大的植物,竟如此巨大地提升了一个百万人口大县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改变着一方水土一方人的生存状态和生活质量,进而深刻地影响着这个世界。 位列全国茶类品牌第一、1400多亿元的品牌价值,50多万亩的茶园,7万多吨的茶叶年产量, 70多亿元的涉茶产值,占全县人口 60%以上的涉茶人员,占农民人均纯收入50%以上的茶业收入……这些业界人士耳熟能详的“中国之最”,于其他人而言,也如此亲切、醒目、震撼。茶圣陆羽云“以一叶之轻,牵众生之口,唯茶是也”,信哉斯言,不我欺也! 铁观音是大自然之尤物,人世间之妙品。她是不经意被发现的,是神来之笔,是天赐之礼。她的名字就那么美,嘴里叫着,心里就爱上她了。那么轻盈的一片叶子,历经日月朗照,澍雨浥渥,岚霭滋润,星光耀熠,饱含着天精地华,无疑是上苍对安溪人的偏爱与眷顾。 而安溪人也不敢辜负,未遑稍怠,百千年以降,筚路蓝缕,披荆斩棘,苦心耕作,黾勉创业。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小叶变大业”,“茶叶富民”不再是梦想,“贫困县”蝶变为“全国百强县”早已是不争的事实。 如今,从争当“种茶制茶能手”,到以“茶王赛”夺魁为人生最大幸事;从大手笔建造“中国茶都”,到建立“生产有记录、信息可查询、流向可跟踪、责任可追究、产品可召回”的茶叶质量可追溯体系;从力促品牌茶企上市,到构建和谐健康新生活;从局促在闽东南一隅,到飘香于五大洲四大洋,安溪人民和安溪铁观音显现出惊人的智慧和力量。 茶是雅物,她能使你物我两忘。感谢仓颉的智慧,说“茶”就是人在草与木之间,人与自然融为一体了。栽培的过程,茶与你一起成长;采摘的过程,茶与你共享收获的喜悦;制作的过程,茶心甘情愿听从你的召唤,无怨无悔。 沏茶更是雅事,水如瀑,茶似仙,壶是舞台和道具,而你就是导演。看叶之卷舒,听水之沉吟,轻歌曼舞,缠绵悱恻,你总是情不自禁,仿佛听到茶马古道响起深浅悠扬的铃铛声,或是驶向大洋彼岸的商船传来一阵阵呼啸的笛声;又想起了当下,品茶如品人生,只是人生总有数不尽的酸甜苦辣,而茶有的只是平和,纯真,滋润,导演自己先醉了。
 

 
铁观音不只是茶 铁观音是一个朋友。你最好的朋友,乃是把你内心本来有的最好的东西引发出来,把你内心随时滋生的不好的东西遏制住的人,铁观音就是这样一个最好的朋友。她的身世过于神秘离奇,她的情怀过于超凡脱俗,她是每一个怀着与大自然友好对话梦想的人挥之不去的情结。 她泥土里生,泥土里长,质朴热情如山村姑娘;她走街串巷,家长里短,安详平静似小家碧玉;她远涉重洋,出凡入胜,隽永优雅胜大家闺秀。她甚至有点孤高冷寂,活脱脱是红颜才女,但她决不高标自许,拒人于千里之外。不管她像谁,她都洞彻你的风雨来路,与你心契通灵,一旦你和她偶尔相遇,便一见钟情,难以释怀,仿佛彼此的等待已经许久许久。 你可能踌躇满志,意气风发;你可能矛盾苦闷,内心纠结;你可能囊中羞涩,身无长物;你可能正在经历着劫难,行走在人生的最低谷……但她总守在你身边,不离不弃,寡言少语。 对你而言,她不是晨钟暮鼓,不会醍醐灌顶,甚至,你经常对她熟视无睹。但在那些日子,那些时段,那一刻,随着她的芳馨氤氲弥漫,你愤愤不平的心可能慢慢地平和,你未曾消停的欲望可能悄悄地收拢,你渐渐宁静下来,双脚重新踏在坚实的大地上,并感受到一种深入骨髓的理性和安宁。哦,原来,天地一壶同春,岁月芬芳静好! 就这样,铁观音参与了你的日常生活,陪同你走过无定无常的四季人生。生年不满百,几多忧与愁。她引领你走出表象之外,和你一起发现许多生与死、爱与恨、聚与散的真谛,领悟思想的尊严和人格的魅力;她观照着你的眼睛,对应着你的声音,关注着你心的律动。 当贪婪和自私偶尔啃噬你的思想,当羡慕嫉妒恨无由攫住你的心灵,她帮助你把生命深处哪怕是潜意识里的那些东西翻出来曝晒,祛除霉气。 她滋养着那一份属于你自己的完整的情感,或许那一天那一刻屈辱和丑陋差点使你失去理智,差点将你湮没毁灭,但是她及时的发自肺腑的劝告,使你幡然醒悟,使你重又提拎起灵魂深处无上的自强、自醒和自尊。你也因此远离了陷阱与欺诈,并且保持着对生命的感恩、对生活的眷恋,少了一些冲动、一些阴暗、一些荒唐。 铁观音是一个驿站。她可以制造出许多意境:美妙祥和的、风生水起的、光风霁月的、雨舒云卷的……总之,她要让流浪的心灵都能在这里停泊、安歇。她接纳八路来客,四方宾朋:阳春白雪,下里巴人,三教九流,诸子百家,高官平民,她一视同仁。 百十年的故事,她知道;千万人的心情,她知道。她经常制造一个等待、一个契机、一个惊喜;她甚至是灵魂的高蹈,灵魂的必需!当你累了,烦了,气急败坏而方寸大乱了,当时尚和浮躁渗透到你生活的方方面面,当“我心匪席,不可卷也”的坚守被急功近利的现实击得粉碎,你何妨陪着她,静默,对视,密聊。话洽,胸次块垒顿消;茶酣,两腋清风习习。如是,不用过多久,那股郁郁勃勃的正气、大气、朝气重又回荡在你的心底,那可是你心灵本来就有或者说应该有的状态啊。 “高档铁观音专家”裕园茶业多年来致力于企业品牌的铸造和企业文化的建设,闻名中外的铁嘴铜牙龙永图先生为之啧啧赞道,钢琴王子郎朗为之忘情击节。新近又郑重推出《闽南茶史三记》, 首次以连环画的形式宣传铁观音的历史和文化,别具匠心,令人耳目一新。特别是,力倡“清正和雅”的茶道精神,藴涵丰富。 清,去浊气,去戾气,抱廉守真,出污泥而不染;正,无邪气,无怪气,允执厥中,光明磊落;和,和谐共融,和而不同,和气生财,互利互惠;雅,不媚俗,不追风,是矜持,是骨子里的高洁。一页页翻阅过去,悠深的时光隧道,勤劳打拼的先辈,一个又一个我们熟悉的和不熟悉的人与事演绎的精彩瞬间,历历在目,栩栩如生。 历史那么遥远,又那么亲近!遵瞩草撰序言,书不尽言,辞难达意,权当一个爱茶人对铁观音粗浅感知的即时记录。
 

 
【编者注】 闽南茶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唐代,一位来到中国的阿拉伯商人写道:“在中国,茶同盐一样是国王的课税品,所到之处都在贩卖,并且有苦味,注汤饮用。”但茶叶成为海外贸易的主角则在几个世纪之后的宋元时期,一箱箱的茶叶经由“世界第一大港”泉州港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东南亚和欧洲的港口。17世纪初,扮演“海上马车夫”角色的荷兰人及其成立的东印度公司,掀起了欧洲商人来福建采购茶叶的浪潮。 美国学者彭慕兰在《贸易打造的世界》一书中写道:“从哥伦布到工业革命的三百年间,三种跨洲贸易盛行一时:一是从非洲到美洲的奴隶贸易;二是美洲所产的金、银大量出口到欧洲、亚洲;三是致瘾性食物(茶叶、咖啡、巧克力等)日趋旺盛的贸易。三种贸易中,只有最后一种在进入工业时代后仍长久不衰。”但这样的“长久不衰”并不属于闽南地区。事实上,该地的茶叶出口在1886年达到历史最高峰后便急遽下滑,而由盛转衰的危险处境早在19世纪70年代就暴露无遗了——由英国人从福建移植到印度的红茶打破了中国人对国际茶叶市场上的垄断。尽管输出总量仍在增长,但闽茶的危机还在继续。直到如今,中国茶叶在国际市场上仍处于弱势,面对立顿等外来者的挑战,甚至无力固守本土市场。 “海上丝绸之路”的滥觞,造就了今日闽南诸神杂居的局面。但相对于鼎盛的烟火,茶叶才是这一区域真正的信仰所在。它关乎生计命脉,衍生世风民俗,交织出宗族亲情的网络,由此打造一个氤氲的世界。不管闽南人走到哪里,闻到茶香便找到了归属。 《闽南茶史三记》是一本以连环画形式记载有关茶故事的书册,别具匠心地传播了闽茶的悠久历史和文化脉络。本文系作者为《闽南茶史三记》序言。 编辑:王丹 weixn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铁观音 上一篇:枇杷树下,种了一片“碧螺春”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诚博娱乐